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通稿 >

林徽因:我的主义是要生活,没有情感的生活简直是死!

林徽因住在北京东城总布胡同时,有一天沈从文哭着赶到林徽因家,来到林徽因的“太太客厅”。

沈从文对林徽因说:她(沈从文妻子张兆和)到苏州娘家去了,我每天都给妻子写信,但得不到理解。

早在沈从文和文艺女青年高青子在一起时,沈从文就给林徽因写信倾诉心事:“我不能想象我这种感觉同我对妻子的爱有什么冲突,当我爱慕与关心某个女性时,我就这样做了,我可以爱这么多的人与事,我就是这样的人。”

林徽因在信中说: “我的主义是要生活,没有情感的生活简直是死!生活必须体验丰富的情感,把自己变成丰富、宽大能优容能了解,能同情种种“人性”,能懂得自己,不苛责自己,也不苛责旁人。

不难自己所不能,也不难别人所不能,更不怨命运或者上帝,看清了世界本是各种人性混合做成的纠纷,人性又就是那么一回事,脱不掉生理、心理、环境、习惯、先天特质的凑合!

……如果在“横溢情感”和“僵死麻木的无情感”中叫我来拣一个,我毫无问题要拣上面的一个,不管是为我自己还是为别人。人活着的意义基本的是在能体验情感。能体验情感还得有智慧有思想来分别了解那情感——自己的或是别人的!”

林徽因给沈从文的这封信是在她梁思成坦白自己爱上了金岳霖之前还是之后,无从查证。不过,可以看出,林徽因对待感情始终是坦诚的、坦荡的。正如她写给沈从文的信中那样——能懂得自己,不苛责自己,也不苛责旁人。

又及:“太太的客厅”最初被“冠名”是缘于冰心先生的文章《太太的客厅》。然而,这里其实存有天大的误会。冰心晚年(92岁)接受采访时,正好发生一件“小说影射侵犯名誉权”的文坛大案子,冰心借此机会表白:“《太太的客厅》那篇,萧乾认为写的是林徽因,其实(原型)是陆小曼,”冰心特别举出一个证据:小说描写“客厅里挂的全是她(陆小曼)的照片。”此话是1992年冰心对两位来访者说的,存有记录稿。可见《太太的客厅》乃是以当时北平交际场为题材的小说,并不是“影射”或纪实文学;小说可以有“原型”,而冰心实际上解释这主要“原型”取材于陆小曼!当然也可能有取材于林徽因家的成分(陆小曼家客厅里挂的全是陆小曼的交际花照片,而林徽因家并非如此,可见冰心没有影射林徽因)但并不是“纪实或报告文学”那样完全记录真人真事。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