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通稿 >

中华文化在人类未来发展中,将起何种作用?

文化接触和文化交流,是全球经济一体化背景下,人们共同面对的课题。经济上的融通和接触越来越紧密了,影响越来越密切了,但是文化上的接触和互相接纳,似乎还没有达到非常深入的地步,文化领域怎么更好的互鉴互学,彼此尊重,取长补短,友好相处,人们都还在摸索中。

西方文化与东方文化最大的区别之一,在于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时,是把彼此的关系看成对立的,还是统一的,此外,西方文化强调个人主义,强调征服,以力量取胜,而中华文化强调多元一体,天人合一,以德服人,“以力服人为霸,以德服人为王”,我们崇尚的是王道,不是霸道。

文化冲突的根源是在强弱对比中,强的不尊重弱的,压制甚至征服弱的,彼此不从整体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只顾及自己的利益,不致力于寻求一种能达成文化互相兼容的局面的形成。因文化冲突而引起的矛盾、摩擦甚至战争,在历史上是很容易找到的,所以说,解决了文化冲突的问题,至少在保持人类和平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西方文化不在寻求文化互容上发力,似乎缺乏这样一种基因。中国文化自古就有“和而不同”的传统,保持融洽互容,互谅共处,但彼此又保持自己的风格和特色,不用附和于别的文化,这样一种多元一体的格局,其基因在中华文明中一直存在。

我觉得中华文化最本质的特征之一,还是尊重,从百家争鸣到独尊儒术,为什么儒家文化在后来几千年时间,一直被世人推崇,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就在于儒家文化在建立一种社会道德秩序的前提下,为每一个社会个体,不管你处在什么位置,什么角色,高低贵贱,都能在这一套理论体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以及与这个位置相对应的一份尊重。正因为这一点,儒家文化得到每一个个体的接受,并且成为中华文化的主要组成部分。

我举例来说,儒家说“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从这句话你能读出什么?尊重,臣对君要忠,但是君对臣也并不是完全掌控和主宰为所欲为的状态,君要以礼待臣,这其实对双方都有了某种要求和定位,体现出来的核心,就是尊重,虽然我是臣子,我服从你,但你作为君主,你也有以礼待我的责任。再比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等,都表达了同样的理念,即对双方都有一定的要求,而不是只对某一方有要求,同时兼顾各方利益和尊严。

所以儒家为何受到历朝历代的尊崇,是因为每一个个体,都在这套系统中,找到了与之匹配的尊严和尊重,任何人都能在此得到属于自己这个位置和阶层的一种“安排”和“抚慰”,于是,整个社会结构中各种角色,也就都处在平衡状态,因为人人“各得其所”。此外,中华文化中一直都有克己、忍耐、收敛的特点,这些都有助于在交流中建立一种尊重的态度和印象,如:行有不得,反求诸己,修己而不责人等理念。

所以,以和而不同,多元一体为特点的中华文化,在自己文化内部各种关系的调适中,用的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既能想到自己,也能想到别人”的人文理念,说白了就是尊重,在对其他文化的态度上,也是保持着一贯的风格,正是基于这种内在的本质性的特征,费孝通在《中国文化的重建》一书中,提出了文化交流互通互容过程中,一个动态的比较理想的境界应该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而这十六字方针恰恰是中华文化的高度概括,我们的文化具有高度的包容性,文化交流互容共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至少从趋向上看,只有中华文化具备这种能力和可能性。当然不同文化在融入和互相学习的时候,一定要对自身的优势和不足有充分的认知,给自己一个客观的定位,这样才能更好地在文化交流相处中发挥自己的作用和价值,为人类和平发展做出贡献。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