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通稿 >

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AJ差点成为阿迪的子品牌

迈克尔·乔丹和耐克是同义词。时至今日,数不清的飞人乔丹球鞋在几分钟内就卖光了,而不同的设计师和音乐艺术家也在尝试重新设计乔丹鞋以示敬意。然而,正如我们在“最后的舞蹈”中学到的,让乔丹与耐克签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部10集纪录片的第5集里,乔丹向我们展示了他在赛场上的统治地位。这部纪录片记录了1997-98年芝加哥公牛队对第六次总冠军的追求,讲述了乔丹如何成为一个全球品牌的故事。在这篇文章中,先前关于乔丹不愿与耐克签约的报道被曝光。我们需要一些背景资料分析来理解为什么乔丹不想和耐克这样的运动服巨头签约。

早在1984年,耐克公司还没有创造出数百亿美元的收入,它作为一家销售运动鞋的公司而广为人知。当时匡威还是NBA的官方合作鞋,而匡威的武器是魔术师约翰逊、以赛亚·托马斯和拉里·伯德等球员穿的鞋。所以很自然,乔丹——当时还是个菜鸟——想要加入这个精英天才的花名册。然而,正如乔丹在纪录片中所说,匡威没想到一个新秀会变得比魔术师和伯德更强大。

当匡威鞋被拒之门外时,乔丹把目光投向了阿迪达斯,虽然这家有三道条纹的公司很希望能有乔丹的标志,但在当时,制造篮球鞋对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这就是耐克的用武之地。乔丹的经纪人大卫·福尔克想让他与耐克签约,但这位崭露头角的超级巨星却没听进去。

“我想让迈克尔和耐克一起成长,因为他们是后起之秀,”福尔克在纪录片中说。“我甚至没能让他登上那该死的飞机去参观校园,所以我给他的父母打了电话。”

这就是事情改变的时候。福尔克给乔丹的母亲打了电话,她告诉儿子,他至少需要听听耐克的解释。

“我妈妈说,‘你听我说。你可能不喜欢这样的方式,但你要学会去倾听。’”乔丹回忆道。她让我上飞机去听听耐克的方案。”

福尔克与耐克谈判的部分内容是确保乔丹拥有自己的签名鞋。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要求,即使以今天的标准,因为没有人能保证球员将出售大量的鞋,以使它值得。然而,福尔克试图把乔丹塑造成一个可以成为自己品牌的运动员形象。

福尔克说:“我们的公司有很多非常知名的网球客户,比如吉米·康纳斯、斯坦·史密斯和阿瑟·阿什。”阿瑟·阿什有自己的鞋和网球拍。所以我们的策略是打造一名团体运动的体育明星,像对待高尔夫、拳击或网球运动员那样对待他,而第一笔交易就是卖鞋。”

福尔克说:“耐克的预期是在第四年结束时,他们希望卖出价值300万美元的飞人乔丹球鞋。”“第一年我们就卖出了1.26亿美元。”

Air Jordan 1不仅在第一次发布时卖得非常好,它们还超越了篮球的领域。在Jordan 1上市两年后,斯派克·李(Spike Lee)让他在《美梦成真》(She's got It)中饰演的标志性角色火星·布莱克蒙(Mars Blackmon)穿上了飞人乔丹鞋。这很快就引发了“一定是鞋子”的广告运动,使乔丹的鞋子成为热门商品。

乔丹为公牛队效力已经22年了,然而在2019年12月,他的品牌第一次赚了10亿美元。如果乔丹没有在1984年与耐克签约,他可能仍然会建立一个基于他的统治地位的品牌。然而,如果没有他的母亲,我们现在就只能坐在这里谈论阿迪达斯,而不是乔丹和耐克的组合。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