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通稿 >

“大阪城”的城郭历史

丰臣秀吉从天正11年(1583年)9月1日开始构筑大阪城,天正16年3月,《多闻院日记》记载:“……世上花盛也,大阪普请也差不多周备。”大阪城的构筑已经基本完成。文禄3年(1594年)《驹井日记》对当时大阪城的建设情况有了进一步详细描述:“正月24日,有大坂御普请的分工,分成伏见之丸与石垣,同总构堀,大坂总构堀三层办理。”而在庆长3年(1598年)6月,秀吉病逝前,又进行了大阪城三之丸的扩张工程。

大阪城的施工时期,可以区分为一开始的筑城期与扩张期两部分。秀吉在此期间的政治动向则异常活跃。他在大阪筑城的天正12年(1584年)在小牧·长久手之战中与德川家康和织田信雄对立,随后讨讨伐四国长宗我部,九州岛津,关东小田园城后北条,以及处理了奥羽伊达等实力大名后,实现了全国范围内的统一,并同时进行了聚乐第,京都御土居,名护屋城,伏见城的普请工事,就连当时作为丰臣政权根据地的大阪城,也还在进行部分整备工事。

筑城当时,秀吉动员了麾下众多大名力量进行大规模且快速的工程。根据目睹当时情景的西方人士路易斯·弗洛伊斯报告:

在约40天的时间里盖好了7000户人家的房屋,有50000人同时作业。而且住在附近的堺以及平原等处的商人也被迁移过来,还盖起了武家宅邸,形成了繁荣无比的城下町。

根据庆长14年(1609年)西班牙人唐·盧(lu,第三声)狄高的来访记录,当时大坂有20万人左右,京都30至40万人,江户则为15万人。可见秀吉在世时期大阪人口基数还是相当大的,因此在有关城下町的记载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说法便是“建造包围城下町的总构”。

天正18年(1590年)进攻小田园城时秀吉首次见到长达12km的外郭(来自《相州古文书》“本城总曲轮普请”)形成了契机,秀吉在第二年就在京都建造了“御土居”,并接着在大阪城内构筑了相同设施。

此时对于大阪城的守备如《柴田退治记》记载:“秀吉者于摄津国大坂所定之城郭……南方为平陆,而往天王寺,住吉,堺之津三里余,皆连续建有町店屋辻(shi,第二声)小路,此为大阪之山下也。以此五幾(ji,第一声)内为外构,以此警固彼地之城主也。”在五幾内的广阔地域中配置诸将的天守这样壮大的设想。不过在文禄2年(1593年),侧室淀姬生下继承人秀赖后,为了安全着想,秀吉再次将大阪城守备强化。此时就算有总构也无法放心,在去世前,秀吉还下令建造三之丸,并且强行拆除了在二之丸的堀外侧和总构内侧发展起来的17000栋町屋,改成“于外郭一里半构筑垒塀。”(参考文献:《日本西教史》)

像这样扩张后的三之丸与总构,在《大阪御阵山口休庵咄》中写道:“总构范围西至高丽桥筋横堀之内,南至八丁目黑门之内,町屋拆得一间不剩,诸职人诸商人尽居其中,细工于此商贩。北侧连接至淀川与大和川的交汇处,西至东横堀,东至猫间川与平野川沿线的的低湿地带,南至上町台地……”

《大阪御阵山口休庵咄》总构,堀中并无石垣,向著堀有一道栅栏,堀中有一道栅栏,兵棋又有一道,总共有三道栅栏围住,皆以栗木树干制成。《见闻集》总构有三里半是以大材木厚板围住,在四方有矢仓,各自为了加强稳固而进行普请,前方开有弓,铁炮用的“矢狭间”,在大方一町之内配置有石火矢一柄,之间有大筒,小筒,侧面配置大量弓矢,围绕三里半,在连接到天王寺的堀内配置了刀,镞。《长泽见闻》总构有矢仓二间四间,是为“二阶矢仓”,塀为“二重塀”,内部四寸五寸的角在旁边有叠上“乳通”。为了从塀的屋顶发射铁炮,以木板制成五尺屋顶,还有以大竹三尺制成的“忍返”。跟随德川赖宣参阵的丰岛作右卫门的12月17日书状总构的塀为“太鼓塀”,厚度二尺,里面塞满了瓦砾,射向此处的铁炮无法贯穿,与矢仓一样耐打,在进入总城之时必须要克服这些地段的防御设施。就算以竹束接近,一夜之间也很难突破这里的铁炮阵地。这些描述与《大阪冬之阵圆屏风》当中所描绘的总构设施基本吻合,不愧能够挡住近20万大军的攻势。其中盖在总构东南部的真田出丸这座城寨,其攻防战更是名留青史。

由于在冬之阵中总构并没有被德川大军突破,因此三之丸的防御设施就很少被正史提及。不过。二之丸西南部的大手口方面的水堀被挖成“L”字形,水堀两端被当作城墙,北侧末端有很大的凸起,形成到玉造口为止保护大阪城南边的防线。根据渡边武氏的研究,城墙是以石垣修成,上面还围有“多闻塀”,其内侧完全没有町屋,推测主要是盖有军用仓库和诚兵的驻扎设施。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痕迹,不过在三之丸的地方仍有明显地形高低落差。

秀吉建造大阪城以本丸与二之丸为防御核心,并扩建出三之丸与总构围绕起来,构成难攻不落的绳张。即便如此,在冬之阵的笼城战中很能坚守,但因为在议和当中接受了破坏总构与三之丸并且填满护城壕沟的条件,因此再也无法维持原样。到了夏之阵时,要守住只有本丸,形同裸城的大阪实在困难,因此只能靠野战打开一丝希望。不过尽管大阪聚集了大批浪人集团,还有名将真田幸村和后藤又兵卫,木村重成等人的5至6万人马,但是在面对德川方诸大名共20余万大军围攻,这种企图是不可能成功的。

最后,以庆长20年(1615年)4月29日的“泉南樫(jian,第一声)井之战”为导火索,经过5月6日的道明寺,八尾,若江方面的多次战斗,以及5月7日的大阪城南部,上町一代激战的结果,大阪阵营全面败退,本丸被烧毁。同日夜,大阪城华丽的天守也爆破炸裂,第二天,丰臣秀赖与生母淀姬自尽而亡。

位于大阪城总构的东南部,由真田幸村紧急建造的出丸,位于正面南侧空堀的东端与水堀连接处,占据玉造口前方的高台,是座可以俯视南边味原池谷地的好阵地。在《大阪御阵山口休庵咄》中有如下记载:

真田左卫门在玉造口御门之南,东八町目御门之东,较高一级的土地上设置出城。三方有挖堀,在堀边设置一道塀,塀外与堀内共有三道栅栏,各处设有矢仓井楼,围有塀,设有宽七尺的武者走道,真田父子共以6000兵力坚守此地,是为“真田丸”。

另外,在《庆元记》中则记载“真田丸”的规模为南北×123间×东西79间,三面围有车塀和钓塀,东西都设有门,共有7座橹,在旁边1间半还设有出塀,可从侧面射击。另外还设有“石落”,从狭间在上下配置了五尺稻草假人,从远方看好像真人一般在城楼,用以吸引或欺骗德川方远程火力。

12月4日,到达出丸布阵的加贺前田利常队,为了跟打头阵的本多政重和山崎闲斋争夺战功,前田军一直打到壕沟附近。看到此景的彦根井伊队,越前松平队,伊势藤堂队,大和不众也都争先恐后冲入壕沟中,不过由于壕沟太深而无法爬上而遭到真田军的重点打击,损失惨重。(这一幕在《真田丸》有详细战斗场面,反正我本人是看得热血沸腾)就如同参与此战而负伤的小幡景悉记载“攻到真田丸马出下方后,敌人相当精明,在空堀,走道上以利矢铁炮射击,在堀内与矢仓边上绑有栅木。攻入堀内的士兵悉数被打倒。”

真田丸之所以能发挥如此巨大作用,是因为这座出丸形状和甲斐武田氏在战国时代城郭中用上的“马出”相同,因此能在实战中取得不错效果。小幡景悉也就是在目睹了真田丸的威力后,在后世创建了“甲州流军学”。

感谢观看由「南书房」带来的独家原创文章,觉得不错的朋友,不妨点个赞、转发一下。如有不足之处,还望诸位多多指正。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