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英美金融寡头的“狡计”!

听完段子,放下手中钓杆,我决定试着分析一下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看看能否找出蛛丝马迹。

3月16日,美联储基准利率降到0-0.25%、实行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银行经济贷款贴现率下调至0.25%,可谓是“水龙头”大开。这还是美联储在上周五已经向市场释放1.5亿美元流动性的前提下进行。

也就是说,如果单纯看经济基本面,虽然美国经济陷入衰退是事实,但是在其内部并不存在一股无形的力量,能够把美国经济系统中各个环节,给层层击溃。(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来源于次级贷款这股无形的力量)

假如你生病了,你妈给你买药,你肯定不担心。但是,如果你妈这么说:“孩子,最近一段时间想吃什么,尽管说,想去哪玩,尽管说。”

所以,当特朗普在上周五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的时候,美国股市暴涨,而当大幅降息至0的时候,美国股市吓瘫了!

事实上,任何国家的重大决策,都会经过成千上万行业精英反复推敲之后,才会推出来,中国也是一样。

所以,每当身边有人把国家出台相应政策批得一文不值的时候,我就心想:“小子,不知你哪来的信心?”

大家知道,为了防止政府利用政治影响力干涉经济,美国就设置了独立政府之外的美联储。美国总统对美联储主席只有任命权,待其上任之后,就不能对其指手画脚了。

特朗普不喜欢上任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其任期一到,特朗普就换下他,把看上去老实巴交的鲍威尔送上美联储主席的宝座。

鲍威尔上台之后,始终跟特朗普对着干,气得特朗普一个月在“推特”上面骂鲍威尔28天,估计另外两天是由于自己比较忙,没有抽出空来。

随着特朗普经济刺激计划越来越不靠谱,鲍威尔顶不住特朗普的催促,开始降息,但是降息力度跟挤牙膏似的,每次降息25个基点,气得特朗普大喊不过瘾。

3月3日,美联储一下子降息50个基点,令人们感到很意味,而这次的100个基点,更是让人惊掉下巴。

更何况,美国的疫情现在才刚刚开始,远没有达到高峰期,美联储一下子打光所有子弹,不过了吗?

我看了一下美国相关统计数据,在假设统计数据真实的情况下(前期美国一直实行“不检测、不确诊”的方法)现在美国状况,就相当于武汉刚刚封城的时候,疫情感染的高峰期,估计要等到1—2个月之后才能来临,这还是在美国收起自己的傲慢,向某东方大国学习的前提之下做出的推测。

本人美国的朋友告诉我,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之后,虽然老美们在囤积食物,买口罩,但是街上戴口罩的还是不多,娱乐活动照样搞,家庭聚会照样很happy,只是老百姓开始疯狂买枪支弹药了,这造成近期枪支弹药的价格上涨45%。真是不作死、不会死。

大家必须明白一个道理:中国政府为中国老百姓着想,而美国精英的决策并不代表美国人民的意志。

我们中间的许多人,在中国生活久了,总是喜欢拿中国政府的风格来类比美国,有些问题可能就想不清楚了。

这跟中国古代的晋惠帝似的。有一年闹灾荒,大臣把情报汇报给晋惠帝,晋惠帝惊讶地说:“没有饭吃,他们为什么不吃肉粥啊?”自己每天喝肉粥,就觉得别人也是每天吃肉粥。

在美国,一小撮金融寡头并不代表美国人民的利益。他们也没有义务为美国经济负责任,在他们眼中资本是没有国界的,只有能够赚钱,跟美国财团合作,还是跟英国财团合作,都无所谓,只要能赚到钱就行。

说白了,美联储紧急降息,量化宽松的目的并非拯救美国股市,金融寡头也没有这个义务,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赚钱。

甚至,美联储降息之后的美国股指期货熔断、美国股市熔断,在他们的脑海中已经演过无数次电影了。

首先,他们可以通过做空美股、股指期货(股指期货在美股开市之前,已经触发了熔断)来牟利。

其次,美联储大放水,造成资产价格下跌,大笔资金对经济未来预期悲观,他们一定会寻找避险的去处,从而购买美国长期国债。

这是因为:老百姓哄抢美国国债,国债价格自然上升,收益率自然降低,美国政府的负担就会降低。毕竟,美国国债一直是美国总统心中的一个痛点,正好借此减轻心中痛楚。

在全球股市大跌的背景之下,这些美元奔向全球各地,去抢夺大量廉价的筹码。如果他不去抢夺的话,某东方大国也会去的。(具体见维新宫中好:新一代经济学人

当然,2020年4月1日起,中国资本市场将进一步开放,基金公司外资股比限制也将取消,华尔街资金想来碰碰运气,毕竟,疫情期间,中国股市一直表现的比较坚挺。

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就不多说了,估计大家都很清楚了,说什么英国人80%染上COVID-19,自然在群体中形成抗体,也就切断了病毒传播的途径,疫情也就慢慢结束了。

说实话,当时我一听到中国“吃瓜群众”对于该言论的解读,就觉着其中肯定有一些引起“误解”的东西。

其实,“鸡窝头”鲍里斯所说的话,也许仅仅代表自己的观点,甚至并不代表保守党内部的观点,只不过鲍里斯作为保守党党首,在党内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保守党员不敢吭声而已。鲍威尔的言论更不会代表英国国内反对派、英国民众的观点。

“群体免疫”绝对不会等同于大家所理解的那样:英国政府放弃抵抗病毒,只要60%的人感染上病毒,然后这些群体有了免疫力,病毒缺乏传染的渠道,最后自然就会控制下来了。

再疯狂的国家元首,也不会放弃抵抗病毒,让6000万英国国民置身于死亡威胁之下。然后,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能扛过去的就扛过去,不能扛过去的死掉,根据来自中国的数据,老年人的免疫力比较差,死亡率相对高,40岁以下的年轻人免疫力较强,疫情对于解决人口老龄化有奇效。

事实不可能是这样的。试想一下,如果一个80岁的亿万富翁需要治疗,难道医院会以他年龄过大,让他放弃治疗吗?

所以,所谓“群体免疫”,不过是鲍里斯对于自己国内财政政策进行考量之后,所发出的“政客语言”。

他的言外之意是:“英国政府肯定会做出相应举措,但是,如果需要花很多钱的话,政府不可能牺牲经济增长,来换取老百姓的生命安全的”。

更重要的是,鲍里斯发现英国的公共卫生防御系统,根本不可能像中国政府那样超强,更不会7天建立一个医院,英国政府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即使有这个实力,英国政治体制也不允许他去这么做,英国寡头资本也不允许他这么做,这不符合资本的利益最大化原则。

毕竟,西方政府属于有限责任政府,即使是国家元首也只能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做事情。更重要的是,与疫情相比,他必须把本国经济增长放在首位,否则的话,自己的位置也不牢靠。

所以呢,公知们开始为英国的“群体免疫”吹捧粉饰,我觉得是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没有真正理解主子的意图。

中国政府认为,钱可以再赚,人命只有一条,而金融寡头也不肯出钱做赔本的买卖,于是就忽悠老百姓“群体免疫”,在金融寡头们眼中,人的生命不过是数字而已。

大家想想看,武汉封城之后,全国这么多医务人员和医疗设备资源支援武汉,还是无法满足需求,最后不得不采取“应收尽收”的方舱方案,才得以切断传染链。如果放任疫情在英国传染,其后果可想而知。英国总共6000多万人,一下子死掉几十万,得有多少家庭分崩离析?

所以,即使中国死亡3000多人为全球其他国家争取到时间,即使中国在英美安一个大喇叭,每天提示风险,也不会叫不醒英美政府,毕竟你没有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归根结底,这是体制的问题。当然,我也并不是说中国的体制就好,但是在防疫这件事情上,英美是要收起自己的傲慢,多向中国学习。

写到这里,我真想夸夸我们的国有资本。一直以来,国有资本一直被冠于不赚钱、无效率的帽子,事实求是说,的确有这个问题。但是,国有企业对于中国经济的贡献,对于国家的产业政策,对于未来的大政方针,帮助非常之大。

国有企业无效率的事情,可以通过改革解决,但是国企的作用实在是民企难以取代的,毕竟,你不可能期望一个民企10年不盈利,来研发半导体技术吧。当然,扶持民企,发展国企,两者并不矛盾。

总之,一个国家,只要能够使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让科技不断创新,使国民财富这块大蛋糕逐步做大,这个国家才会蒸蒸日上。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