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加拿大:闷声发财的能源大国

拥有庞大能源资源和巨大的石油天然气产量,但在国际能源市场却不声不响,专注于通过与美国的能源贸易发大财,为国民创造幸福生活。

当今国际能源市场上,有一个奇特的国家,拥有庞大的能源资源和巨大的石油天然气产量,但基本上不为人们所关注,既不见其要借助巨大的石油产量去影响世界石油价格,更不见其要借助能源发挥什么国际影响力,争夺什么世界话语权,这个奇特的国家,就是位于北美洲的加拿大。

得益于庞大的能源资源和巨大的油气产量,能源为加拿大创造了巨额的财富,为其国民带来了幸福的生活。根据联合国、加拿大官方、英国石油公司《世界能源统计评论》和美国能源信息署等的资料,本文将介绍加拿大能源生产、尤其是石油天然气生产和贸易方面的情况,以便对国际能源市场上这个奇特的国家有更加深入和清晰的了解。

根据加拿大官方公布的数据,2019年加拿大国内生产总值为23039亿加元,约合1.736万亿美元,世界排名第十位。按照当年3740多万人口计算,2019年加拿大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4.64万美元。

加拿大是世界能源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2020年1月1日,加拿大剩余探明石油储量为1697亿桶,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世界排名第三,占世界的9.8%。除庞大的石油资源外,2020年1月1日加拿大的剩余探明天然气储量为2万亿立方米,剩余探明煤炭储量为65.82亿吨,都排名世界前列。

油砂是加拿大最主要的石油资源,也是加拿大石油工业的代名词,占加拿大剩余探明石油储量的约96%,主要位于阿尔伯塔省和萨斯喀彻温省的阿萨巴斯卡、冷湖及和平河三个地区,约14.2万平方公里。

2019年,加拿大的石油产量为2.75亿吨,排名美国、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之后,世界第四,占当年世界石油总产量的6.1%;天然气产量1731亿立方米,排名美国、俄罗斯、伊朗、卡塔尔和中国之后,世界第六,占当年世界天然气总产量的4.3%。

作为世界第四大石油生产国,加拿大不是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多年来,无论国际石油市场如何变幻,鲜见加拿大政府发声。从2020年5月1月开始,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等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开始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产行动,虽然加拿大参与了减产行动的讨论,但加拿大政府表示,没有承诺参与减产,因为石油生产是各省而不是政府管理的事项。正因为如此,从媒体报道中,我们经常看到的是阿尔伯塔省政府官员就石油形势发表谈话,本次联合减产行动中,更多的是因为油价过低,导致石油生产企业被迫自动减产所致。

正是由于丰富的能源资源和巨大的石油天然气产量,2019年能源行业创造了加拿大国内生产总值的11%,直接和间接地雇佣了83.2万人就业,全球165个国家与加拿大有能源贸易关系。

2019年,加拿大原油出口总量为1.97亿吨,其中的1.897亿吨出口到了美国,占加拿大原油出口总量的96.29%;成品油出口总量为3470万吨,其中的2920万吨出口到了美国,占加拿大油品出口总量的84.15%。加拿大通过管输出口的天然气,全部出口到美国。因此,加拿大的能源出口,基本上就是流向美国一个国家。

与此同时,加拿大也是美国最大的能源进口来源国和仅次于墨西哥的第二大能源出口目的地国,能源是美加两国最重要的贸易物品。2019年,美国从加拿大进口了850亿美元的能源物品,占美国从加进口总额的27%,其中原油和油品占美国从加拿大能源进口的91%。当年,美国向加拿大出口了230亿美元的原油、油品、天然气和电力,占美国对加出口总额的8%,是自2014年之后第二高的年份,其中原油和油品占美国对加拿大出口能源的89%。2019年,加拿大对美国的能源贸易顺差为620亿美元。

根据联合国统计署的统计,2019年加拿大货物进出口总额为8994.4亿美元,贸易逆差为67.2亿美元,其中第一大顺差来源国是美国,为1073.47亿美元,能源顺差占了其中的57.76%。因此,可以肯定地说,主要是能源贸易,尤其是与美国之间的能源贸易,填补并保证了加拿大的货物贸易平衡。

2019年,从加拿大进口的原油占美国原油进口的56%,日均为380万桶。当年,美国向加拿大出口的原油为45.9万桶/天,加是美国最大的原油出口目的地国。美国向加拿大出口的是轻质的、低硫原油,通过船运出口到加拿大的东部,而美国从加拿大进口的通常是来源阿尔伯塔(加拿大西部)油砂的重质、含硫原油,其中的绝大部分流向了美国中西部炼油厂。

无论是数量还是贸易额,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油品贸易基本是平衡的。加拿大是美国最大的石油产品进口来源国,2019年美国从加拿大进口了创纪录的61万桶/天油品,占当年美国进口油品总量的26%,价值超过140亿美元。

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天然气贸易,主要通过管输方式,占2019年美国进口天然气的98%。历史上,美国通过管输从加拿大进口的天然气,远大于向加的出口量。2019年,美国向加拿大进口了74亿立方英尺/天的天然气,价值60亿美元。美国从加拿大进口天然气的绝大部分,来源于加拿大西部,输送到美国西部和中西部地区,而美国向加拿大出口的天然气主要出口到加拿大东部地区。

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电力贸易,从规模上来说虽小,但对于局部地区非常重要。美加的两国电力系统完全互联,共享了30多条跨境输电线路,支持并保证了两国电力系统的稳定可靠。2019年,美国从加拿大进口了5200兆瓦时的电力,与此同时也向加拿大出口了1400兆瓦时的电力。美国向加拿大出口的电力,主要市场是加拿大西北太平洋地区,而从加拿大进口的电力主要输往东北部。

2005年,美国炼厂高度依赖进口原油,当年原油进口总量达到创纪录的1010万桶/天,其中的60%来源于四个国家:加拿大、墨西哥、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分别占当年美国原油进口总量的12%至16%。

2007年,美国进口原油仍然处于高位,但由于2008—2009年经济衰退导致油品需求下降,原油进口数量也随之减少。2010年之后,由于国内原油产量的增加,虽然经济恢复增长,但原油进口并没有随之增加。2019年,美国原油进口数量下降到680万桶/天,只不到2005年的三分之一。

2009年以来,美国国内炼厂从加拿大进口原油的数量逐年增长,但从沙特阿拉伯、墨西哥和委内瑞拉进口原油的数量却不断减少,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从加拿大进口的原油价格相对较低和炼厂毛利较高,从而取代了越来越多的沙特阿拉伯原油。与此同时,由于墨西哥原油产量的下降和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使得2019年美国从这两个国家进口原油数量下降。

正因为如此,2019年美国的原油进口格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总量上,虽然美国原油进口的数量大幅度下降,但从加拿大进口的原油却大增到380万桶/天的水平,是2005年的两倍多,占到了美国原油进口总量的56%。

2019年,美国从加拿大每天进口原油的数量为380万桶,而2018年为370万桶/天,是从沙特阿拉伯进口原油(50万桶/天)的7倍多,是从墨西哥进口原油(59.9万桶/天)的6倍多。

由于管输能力的不足,随着加拿大原油产量的不断增加,美国从加拿大进口的原油通过火车运输非常常见。2016年,美国从加拿大进口原油通过火车运输的为9.1万桶/天,而2019年增长了三倍多,为30万桶/天,其中的一半以上(17.1万桶/天)流向了美国墨西哥湾地区。

从2020年年初以来,不断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重创了世界经济,全球石油天然气行业更是首当其冲,作为世界石油生产大国的加拿大也未能幸免。2020年上半年,由于国际石油价格暴跌和加拿大、美国石油需求的萎缩,石油产量占加拿大总产量80%以上的阿尔伯塔省政府持续减产,加拿大的石油产量下降了20%。

2019年,加拿大的石油产量与2018年大致相当。2018年末,加拿大西部精选原油的价格处于历史低位。阿尔伯塔省政府于2019年初宣布减产,以减少相关的沥青产量,缓解原油库存增加和出口管道输送能力日益受到的限制,减产行动原定于2019年底取消,但2019年10月决定延长到2020年底。

2020年3月,加拿大石油产量为560万桶/天,4月下降到490万桶/天,减少了70万桶/天。加拿大石油产量下降的幅度,与2016年4月至5月间,阿尔伯塔麦克默里堡森林大火期间临时关闭的几个油砂项目减产数量相当,当年加拿大石油产量下降了64万桶/天。

预计2020年5月,加拿大石油产量还将减少56万桶/天,降至440万桶/天,是2016年年中以来的最低水平。2020年5月加拿大石油产量的下降,高于石油输出国组织某些成员国,也高于10个自愿与石油输出国组织联合减产国家中的大多数。在所有联合减产的非欧佩克国家中,加拿大减产的数量位居第三位,仅次于俄罗斯和美国。

随着世界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的重启,加拿大和美国石油需求开始回暖,2020年6月加拿大石油产量将轻微回升,2020年剩余时间里,加拿大的石油产量都将略低于2019年,2021年上半也将受到全球石油需求下降的影响。预计2020年,加拿大的石油产量为日均510万桶,2021年为550万桶/天。

2020年4月和5月,在西部地区跨境的美国从加拿大管输天然气进口,下降到日均62亿立方英尺和63亿立方英尺。通过管道进口到这些西部州的天然气,占美国天然气进口的大部分,不过在季节性往往低于美国东部的管输天然气进口量。

近几个月,加拿大天然气的主产地阿尔伯塔天然气现货价格,高于美国天然气标杆亨利中心的价格。从2017年年中至2019年底,加拿大阿尔伯塔NOVA/AECO-C (AECO)贸易中心的天然气现货价格,在1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和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之间波动。2020年4月和5月,虽然包括亨利中心在内的很多地区天然气现货价格大幅度下降,但加拿大阿尔伯塔AECO贸易中心的天然气现货价格却上涨了。

过去几年,阿尔伯塔AECO贸易中心价格的变动,反映了加拿大西部管道运营的监管变化。2017年8月,泛加拿大公司(现更名为TC能源公司)改变了其NOVA系统的运营,优先考虑企业公司的服务,在维护期间停止向可中断客户(包括存储运营商)提供服务,这一变化使得AECO天然气现货价格加速波动,并减少了对阿尔伯塔省天然气库存的注入。

2019年9月下旬,加拿大能源监管机构批准了NOVA管道系统的临时服务协议,该协议允许在维护期间提供额外的服务灵活性,尤其是允许在系统受到限制的时期向库存设施注气。临时服务协议批准后不久,AECO现货价格与亨利中心之间的价差缩小。

与美国一样,加拿大的天然气库存通常在春季达到季节性低点,因为在冬季的几个月里,天然气会从库存中动用,以满足对天然气供暖的更高需求。2020年3月和4月,阿尔伯塔省的天然气库存处于多年来的最低水平,略高于3000亿立方英尺。

加拿大西部天然气管道系统的这些运营变化和现货价格差异的缩小,导致出口到美国天然气数量的下降,尤其是在蒙大拿州和北达科他州的过境点。与2019年前5个月相比,蒙大拿州和北达科他州的天然气进口量,2020年前5个月分别减少了4亿立方英尺/天和3亿立方英尺/天。

美国能源信息署认为,99%以上来自加拿大的通过管道进入美国的天然气总进口量,将从2019年的74亿立方英尺/天下降到2020年的70亿立方英尺/天,不过2021年将增加到79亿立方英尺/天。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2020年美国管输天然气进口量为70亿立方英尺/天,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天然气管输进口量的最低水平。

免责声明:本人撰写和发表的文章,仅是个人研究心得,不代表任何组织和单位,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