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北方民族对长者的称呼

内容提要 蒙古语中的beki,其意有二:一是对长子系统的部落首领的称呼,意为族长、长者、长老;二是用于萨满教首领,意译教长、大祭司。最早称“别乞”这个称号的,应该是春秋时代的不其。

中原古人用火灼龟甲,根据裂纹来预测吉凶,叫卜。汉字从“卜”的字多与占卜有关。如“问龟曰卜”(《周礼·大卜》注),“龟为卜,蓍为筮”(《礼记·曲礼》),“尔卜尔筮,体无咎言”(《诗·卫风·氓》),“初,晋献公欲骊姬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左传·僖公四年》)。甲骨文中“卜”的字形,象龟甲烧过后出现的裂纹形。据说其音来自龟甲烧灼时出现的“哔剥”声。笔者未做过此类实验,不敢断言此说正确与否,但“卜”声与蒙古语Bge极其相似。

萨满教是北方草原民族传统宗教的通称。蒙古人称为博教(Bge mrgl)。博教相信万物有灵和灵魂不灭,认为宇宙分为3界:上界为天,诸神所居;地面为中界,人类所居;阴间为下界,恶魔所栖。而负责沟通天人关系及怯除邪恶的男巫,蒙古人则叫Bge,女性称巫都干(Udugan)。博(Bge)的产生晚于巫都干(Udugan)。巫都干产生于母系氏族社会,博产生于父系氏族社会。自原始社会后期至17世纪,巫都干、博一直并存,然而蒙古社会称萨满教为博教而不是巫都干教,这说明进入父系氏族社会后,男性社会地位高于女性。

蒙古语博(Bge),也译博额、孛额、波额、孛、卜等。博的职能是主持祭祀、治病和占卜。博的法器有铜镜、博鼓、神鞭、宝剑、腰刀等。作法时,博带9到13面铜镜,这些铜镜从小到大,用皮条穿系挂在腰间或前后胸,常达十几斤甚至几十斤,要不停地晃动,发出响亮而有节奏的撞击声。博在行博的过程中,以舞蹈形式影响神灵、祈福去灾,同汉族地区的巫舞如出一辙。

这类舞蹈一般由感动神灵、神灵附体、神魔冲突、获得拯救、送神离开以及获得拯救后的狂欢等几个仪式化的动作组成。周代的卜正(掌管卜筮的官)、卜人(春官之属,掌管占卜)、卜师(春官之属,位次于大卜,掌占卜龟痕之事)与博(Bge)所执掌同;卜正、卜人、卜师也可单称卜,如“近乎卜祝之间”(司马迁《报任安书》)。蒙古语Bge与汉语“卜”的关系值得研究。

贺希格陶克陶说“博”(bge)“词义待考”(《中国各民族宗教与神话大词典》)。实际上唐代就有同音的名称被正史记载。《新唐书·突厥传》曰:“初,景云中(710-711),…阴山都督谋落匐鸡,玄池都督蹋实力胡鼻率众内附,诏处其众于金山。”这里的“谋落匐鸡”是突厥语Bulaq bgi的音译,Bulaq是部落名“谋落”,bgi就是蒙古汗国时期的“别乞”,都是一次的不同音译。这是一个职位名词,不是私名。

成吉思汗笃信萨满教,在他的统治机构中,专设“别乞”(beki)一职,管理萨满教事务。萨满教长老一般由长房氏族中年高望重的人担任。衣白衣,乘白马,坐于上座,选择吉日良辰,发表议论,受人尊敬。可知别乞具有宗族和宗教的双重长老身份。《蒙古秘史》记载1206年成吉思汗即位时,对巴阿邻氏族的兀孙老人说:“兀孙!在俺蒙古中,自古有别乞之官,你是长子系统氏族的人,未尝隐匿其所见所闻而常告之焉,常言其所知所思焉,兀孙老人其为别乞乎!”于是便封他为别乞。《蒙古秘史》旁注“别乞”为“官名”,据此,蒙古语中的beki,其意有2:一是对长子系统的部落首领的称呼,意为族长、长者、长老;二是用于萨满教首领,意译教长、大祭司。

在每一个蒙古人民的集体之上,原则上都有1个王(汗)或首领(“别乞”)统治着,“别乞”的称号似乎在森林部落中间比较普遍,例如斡亦剌人、篾儿乞人。符拉基米尔佐夫用突厥语资料对蒙语beki(别乞)进行分析,认为本意为“坚强、巩固、坚硬、强大”;Talat Tekin解释bg为“主人、首领、统治者的一种称号”(1988),帕·卡法罗夫认为源于汉语中一种爵位“伯”(《史集》第1卷第2分册第30页)。

回鹘时期的“伯克”和蒙古时期的“别乞”,都是此词的不同音译。而有此“别乞”称号者须具备:家族中的长子、部落中氏族的首领、家族萨蛮教中的长老这3项条件。后来,诸部首领或汗之女亦享有此称,音译或作别吉、别姬,可意译作“公主”。波斯语也称为biki,可能从蒙古语中借用。归根到底,蒙古语中的所谓beki,不过是突厥语bg(亲王)的一种音变而已。

最早称“别乞”这个称号的,应该是春秋时代的不其。目前所知秦人最早的一件青铜礼器《不其簋盖》,其铭文曰:“唯九月初吉戊申,伯氏曰:不其,驭(朔)方严狁广伐西俞,王命我羞追于西,余来归献禽。余命汝御追于罂,汝以我车宕伐严允于高陵。汝多折首执讯。戎大同,从追汝,汝及戎大敦搏。汝休,弗以我车函(陷)于艰,汝多禽折首执讯。伯氏曰:不其,汝小子,汝肇敏于戎工。锡汝弓一,矢束;臣五家,田十田,用从乃事。不其拜稽手,休,用作朕皇祖公伯、孟姬尊簋。用丐多福,眉寿无疆,永纯灵终,子子孙孙,其永宝用享。”

此“不其簋盖”出于何地,今已无考。王国维据铭文所记战事,推测当出自陕西省西部。1980年在山东省滕县后荆沟古墓,出土形制、大小相同的两件簋,其中一簋器内底铸铭12行151字,内容与《不其簋盖铭》全同,只是第6行“戎大敦”下少一“搏”字。至于器身与盖为什么离失,而簋身又何以埋入山东滕县之墓,该墓主人是否即原器主人,目前还无法作出合理的解释。

铭文记述与猃狁的一次战事,猃狁是我国古代西北的少数民族。猃狁即犬戎,金文中恒用猃狁而不用犬戎。猃狁“广伐西俞”,与禹鼎“广伐南国东国”同例,“西俞”是泛指的地区名,应读为“西隅”,意即西方。猃狁侵扰周朝的西部,周王命伯氏和不其抗击,进追于西。西是具体地名,即秦汉陇西郡的西县,又叫作西垂、犬丘,在今甘肃天水西南。不其随伯氏对猃狁作战得胜,伯氏回朝向周王献俘,命不其率领兵车继续追击,又与戎人搏战,有所斩获。

在《史记秦本纪》中记载为:“公伯立三年,卒。生秦仲。…周宣王即位,乃以秦仲为大夫,诛西戎。西戎杀秦仲。秦仲立二十三年,死于戎,有子五人,其长者曰庄公。周宣王乃召庄公昆弟五人,与兵七千人,使伐西戎,破之。于是复予秦仲后及其先大骆地犬丘并有之,为西垂大夫。” 秦庄公(前821-前778),秦仲之子。据《史记十二诸侯年表》,秦庄公名其。

据铭文和《秦本纪》内容,专家考定铭中之“不其”,即秦庄公。李学勤说,先秦行文“不”字常用作无义助词,仅表语气,故“不其”即“其”,也就是秦庄公。庄公之称“公”乃后来的追称。不其簋乃庄公自作器,故直用己名(《不其簋与秦早期历史》)。

所谓先秦时“不”字常用为无义助词,此说不能成立。“不其”在汉代为县名,治所位于今山东崂山县西北,古代山东又经常用“不齐”作人名,如孔子弟子有任不齐,字选;宓不齐,字子贱。其“不齐”二字,非“不其”而何?这个“不”字是不可省略的,《史记十二诸侯年表》记秦庄公名其,属误记。他们名字的含义都与Beki有关。

《史记·秦本纪》明言秦仲“有子五人,其长者曰庄公。周宣王乃召庄公昆弟五人,与兵七千人,使伐西戎,破之”,说庄公是昆弟五人中的“长者”,也许“长者”正是“不其”的实际含义。质言之,“不其”是蒙古语中的beki,是对长子系统的部落首领的称呼,意为族长、长者、长老。秦国人得近北狄,其名来自阿尔泰语不足稀奇。这里的“不其”并非秦人名中使用阿尔泰语的唯一实例,战国时期秦国名将白起应该也是一个“不其”。

白起(前331—前257) 是中国历史上自孙武、吴起之后又一个杰出的军事家,郿(今陕西郿县东北)人。与王翦、廉颇、李牧一起,号称战国四将。白起的作战指挥艺术,代表了战国时期战争发展的水平。白起用兵,善于分析敌我形势,然后采取正确的战略、战术。如伊阙之战中集中兵力,各个击破;鄢郢之战中的掏心战术,并附以水攻;华阳之战长途奔袭;长平之战以佯败诱敌,使其脱离既设阵地,尔后分割包围,歼敌45万,创造了先秦战史上最大的歼灭战,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早、规模最大、最彻底的围歼战。

其规模之大、战果之辉煌,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是罕见的。长平之战既是中国走向统一,改写历史的关键,也是世界军事史上最残酷、最壮烈的重大战役。白起一生领兵作战无数,共歼灭六国军队100余万,攻六国城池大小约90余座。据梁启超考证,整个战国期间共战死200万人,白起占1/2,大小70余战,没有败绩,且经常以少胜多。从最低级的武官一直升到武安君,六国闻之胆寒。

白起墓现在在陕西咸阳市渭城区,属陕西二级保护文物。昭王四十九年,秦王欲使白起攻邯郸。白起称病不肯行。于是免白起为士伍。秦昭王与群臣议曰:“白起之迁,其意尚怏怏不服,有馀言。”乃使使者赐之剑,自裁。

《战国策》中称白起为公孙起。据说其先祖是秦武公的嗣子公子白。公子白死后,他的后人就以白为氏。白起的父亲希望白起长大以后能够像战国初期军事家、政治家、改革家、兵家代表人物吴起(前440-前381)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人,就给他的儿子起名为起。从秦庄公名不其、山东崂山县汉代有“不其”县、古代山东又经常用“不齐”作人名来看,白起之改姓白,命名“起”,无疑受到“不其”或“不齐”的影响。

相传伯夷、叔齐是孤竹国国君的长子和三子。生卒年无考。《史记·伯夷列传》说孤竹国国君在世时,想立叔齐为王位的继承人。他死后叔齐要把王位让给长兄伯夷。伯夷说:“你当国君是父亲的遗命,怎么可以随便改动呢?”于是逃走了。叔齐仍不肯当国君,也逃走了。周武王灭商后,成了天下的宗主。伯夷、叔齐以自己归顺西周感到羞耻。为了表示气节,不再吃西周的粮食,隐居在首阳山(今山西永济西),以山上的野菜为食。

有关伯夷、叔齐的美德,自古以来就广为人们传颂,对于谦恭揖让的民族传统的形成产生过影响。封建社会里把他们当作抱节守志的典范。司马迁所著的《史记》,把《伯夷列传》作为人物列传的首篇。

纵观《史记》本纪、世家、列传之篇末,均有太史公的赞语,唯《伯夷列传》则无。史家凭借史料说话,而《伯夷列传》满纸赞论、咏叹叙事。名为传纪,实则传论。为什么要这样?可能是史料太少。太史公曰:“孔子序列古之仁圣贤人,如吴太伯、伯夷之伦详矣。…孔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伯夷、叔齐虽贤,得夫子而名益彰。”从行文的语气来看,似乎伯夷的传记原文是出于孔子之手。

孔子表彰的吴太伯、伯夷两组仁圣贤人惊人地相似:他们原来都是兄弟3人,都是其中两个让贤,让贤后的两人都是逃跑到别国去,后来道教又创造了“三茅真君”的神话。这3个故事可能都是同一个母题基础上创造出来的。

自商汤初封至殷纣王之时,孤竹侯共传了9世,这9世“孤竹侯”的情况史已失载,但有人根据甲骨文、金文及有关文献的记载,考证出后3代的一些情况:第7代孤竹侯的庙号为“丁”,历任殷王朝的贞人和司卜;第8代孤竹侯名“微”,亦即文献中的“墨胎初”,继父业为殷王朝的亚官;1973年在辽宁喀左北洞出一件铜罍,上铸6字铭文 “父丁孤竹亚微”。显然,这铜器应为孤竹遗物,其中的“微”即第8代孤竹侯。第9代孤竹侯名“凭”,亦袭父职为殷王朝亚官。

这个国君的名字在《路史·国名记》中作“冯”,在金文中作“囗[害夫]”,即“冯”的古文。如此,则并无伯夷、叔齐一说。

伯夷叔齐的故事虽非信史,但却保存了古代的一些文化信息。孔子之所以要创作伯夷传,是为他的儒学观点提供论据。当中原地区已“礼崩乐坏”的时候,孤竹国尚保持礼贤让士的古风,孔子闻之,附会为伯夷叔齐的故事,并被司马迁记载了下来。

《史记·伯夷传》索隐引应劭日:(孤竹)“伯夷之国也,君姓墨胎氏。”从历史角度来看,伯夷、叔齐并不使用汉语,其名也不会来自汉语。伯夷、叔齐可能原为孤竹国君的称号“墨胎伯克”,后被分为2人,如重黎被分为重、黎,羲和被分为羲仲、羲叔、和仲、和叔那样。《史记·五帝本纪》说:“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1人,是颛顼的曾孙;但《国语·楚语下》却说:“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则在重黎已变为2人。

《山海经》中,“羲和”为1个女神的名字,到《书·尧典》中,就变为羲仲、羲叔、和仲、和叔4个男人了。伯夷、叔齐原是“墨胎伯克”,墨胎是姓氏,另译成了“伯夷”(上古音与“墨胎”同);而Bg(Beki)本应译作“伯齐”,但考虑到汉语中伯(老大)-仲(老二)-叔(老三)-季(老巴子)的兄弟排序习惯,改译为“叔齐”。于是,“墨胎伯克”1人变成“伯夷”、“叔齐”2人,正因为如此,伯夷、叔齐才如影随形总是联系在一起,不可分离。

本文为其新作《语言学视野里的大东亚文化圈》第五编《狄续:太阳与土地》之一部分。科技发展到今天,我们看到的世界,仅仅是整个宇宙极小的一部分。随着物质研究进入分子、原子、量子等微观级别后,不但出现了超导体等革命性的材料,最神奇的发现是,两个量子,相隔万里,一个出现变化,另一个亦出现相同的变化。即便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对象,若是拉近距离在显微镜下观看,都会发现它那难以置信的美丽。作者选取近千个语言化石作研究对象,将语言学知识放在民族学、民俗学中审视,以音求义,把一般无法企及的历史深处景象,清晰地展示在读者面前。一书在手,远古大东亚历史,洞若观火。本书提出的结论不必是唯一答案,但它却提供了一个研究世界上古史的全新角度。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