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特朗普体检报告出炉:很健康!但他服用的这款药又惹争议

据海外网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透露自己曾服用羟氯喹预防新冠肺炎,引发了外界对他健康状况的猜测。

当地时间6月3日,美国白宫发布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年度体检报告,体检医生肖恩康利在体检报告上写道:“没有发现重大问题或者需要报告的情况。”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体检报告显示,73岁的特朗普体重为244磅(约221斤),身高为6英尺3英寸(1.9米),血压值为121/79mmHG,心跳为每分钟63次。白宫新闻秘书凯莉麦克纳尼称,结果表明特朗普“很健康”。

特朗普的胆固醇值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为223和196,超出正常范围。最新体检报告中提到,目前特朗普的胆固醇值该值被控制在健康范围内,总胆固醇值为167,低密度脂蛋白醇值为100。

早在特朗普就职初期,CNN首席医疗记者桑杰古普塔报告称,特朗普患有常见的心脏病,特朗普当时的医生建议他增加降胆固醇药物剂量,并在生活方式上做出一定改变。根据梅奥医学中心的说法,如果没有这些改变,特朗普将在未来三至五年有心脏病发作的中等风险。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表示,特朗普确实在饮食习惯上做出了一些微小的改变,但并未坚持锻炼计划。

据商业周刊中文版报道,特朗普本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垃圾食品热爱者,他最爱的食物品牌有四个:麦当劳,肯德基,披萨和健怡可乐。

在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中,特朗普经常从麦当劳订购餐食,具体包括Filet-o-Fish(麦香鱼)、Big Mac(巨无霸)和Quarter Pounder(足尊牛肉堡)。

进入白宫之后,特朗普的饮食也没有发生太大变化。2019年1月14日晚,在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举办克莱姆森老虎队时,特朗普自掏腰包,请队员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快餐:巨无霸、三明治、比萨、意大利面、薯条、鸡块、麦香鱼等等。

另一个违背常识的生活习惯是,特朗普经常不吃早餐,所以很难看到他举行早餐会议。在极少数吃早餐的情况下,特朗普会选择传统组合:中熟的培根和过熟的鸡蛋,偶尔是香肠+薯条配两块饼干。

很难想象如此生活习惯能使特朗普在七旬高龄仍保持“非常健康”的体魄,这也许得益于他在其他方面的超强自制力。

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特朗普不抽烟,也从不喝酒。他在2015年告诉《华盛顿时报》,他从来没有喝过酒,而作为父亲,他对孩子的建议就是戒除毒品、酒精和香烟。

此外,特朗普还有洁癖,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特朗普不会从已经打开过的包装中拿食物吃。“你不知道他们会在里面放什么。”特朗普解释说。

值得注意的是,体检报告显示,特朗普曾服用两周羟氯喹,称特朗普是在与护理团队协商后服用,并密切监视其心电图情况。体检报告显示,特朗普在服用该药物一轮后并无副作用,没有因使用药物而对心脏造成不良影响,且新冠肺炎病毒检测呈阴性。

特朗普5月18日曾向媒体自曝,他已服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一周半,以“预防感染新冠病毒”。他称自己并不确定这种药物是否有效,但他认为,即使该药物无效,也不会让人“生病或者死亡”。当地时间5月28日,白宫新闻发言人凯莉麦克纳尼还表示,特朗普在服用羟氯喹后感觉“完美”。

特朗普的言论随即引发舆论哗然,世卫组织5月25日宣布,暂停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患者临床试验,英国《柳叶刀》杂志发表的报告也显示,抗疟疾药物氯喹或羟氯喹对治疗新冠患者并没有疗效,使用不当还可能引发并发症。

然而据中新网援引美国中文网报道,当地时间4日,在医生和科学家对数据的有效性提出质疑后,该项有关药物羟氯喹对新冠患者治疗无效的研究论文,从《柳叶刀》医学期刊上撤回。

作者在当天的一份声明中写道:“我们都参加了这项合作,在新冠大流行这个非常时期,真诚地做出贡献。”“对于由此可能造成的任何尴尬或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向你,编辑和期刊读者致歉。”

世卫组织则于6月3日宣布,基于现有患者病亡率数据,织决定恢复羟氯喹抗新冠病毒试验。

美国和加拿大学者3日发表的随机对照试验结果显示,羟氯喹对预防新冠病毒感染所起效果与安慰剂没有明显差异。

围绕羟氯喹药效的争议迄今难平。部分学者认为,3日发表的试验结果不足以彻底否定这种药物对新冠病毒的效用,需要更多、更广泛研究作进一步验证。

新华社援引法新社报道称,3日发表在美国《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研究报告广受关注,因为随机对照试验被视作判定临床试验结果的“黄金标准”。而先前针对羟氯喹的研究报告多为“观测性”,因存在多重不可控因素而难以作出明确结论。

这一双盲试验在美国和加拿大展开,共招募821名存在中高风险感染新冠病毒、平均年龄40岁的成年人。他们是与新冠确诊病患共同生活的亲属,或从事医护和急救工作,曾在没有佩戴口罩或护目镜时接触病患,距离小于两米且时间超过10分钟。参加试验时,他们没有显现新冠症状。

研究人员用快递向参与试验者随机发放羟氯喹或叶酸营养剂,要求他们在暴露于新冠病毒4天内开始服药,连服5天。

研究人员随后经由检测结果或临床症状观察参与试验者是否感染新冠病毒。参与试验14天后,414名服用羟氯喹人士中49人感染,占11.83%;407名服用安慰剂人士中58人感染,占14.25%。这约2.4个百分点的差异被视为不具有显著统计学意义。

报告的主要作者之一、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学者戴维博尔韦尔说,羟氯喹基本“无法预防感染”。另一主要作者、加拿大麦基尔大学副教授托德李说,他们的研究显示,羟氯喹对于暴露后预防感染所起效果无异于安慰剂。

试验结果同时显示,40.1%人士服用羟氯喹后出现恶心、胃疼等副作用;服用安慰剂人士出现副作用的比例为16.8%。不过,按照路透社的说法,试验没有发现羟氯喹可能引发心脏问题等严重副作用。

因部分卫生监管者和研究者先前担忧羟氯喹的安全风险,多项临床试验暂停。博尔韦尔认为,认定羟氯喹“危险”和“有用”的两方观点“都不对”。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查珀尔希尔校区的迈伦科恩为《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撰写评论说,试验结果没有提供明确结论,反而引发更多争议。

没有参与试验的英国牛津大学教授马丁朗德雷也告诉法新社,试验“规模太小”,无法下定论,需要更多研究来判断羟氯喹是否具备“适度”药效。

博尔韦尔目前已完成另一项羟氯喹能否治疗新冠的试验,正评估相关结果。另据英国《卫报》报道,位于泰国曼谷的玛希隆-牛津热带医学研究所准备招募全球大约4万名医护人员展开临床试验,以判定羟氯喹能否预防新冠。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