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代表:让所有人都买房不现实,高端房子限价,便宜了有钱人

罗马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房地产的问题也不是一天就能解决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我们理解了这些话,就会发现,其实楼市的问题在一步步解决。

自从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被提出后,房子越来越回归居住属性,而且房价稳定大局也基本成定局,房价不会大涨大跌。所以,购房者不用再担心被炒房者带节奏,而乱了买房的阵脚,根据自己的需求和能力买房就好了。

但由此也有系列问题,比如房价稳定了,那么大城市房价就会依然高高在上,对于广大的普通老百姓来说,指望房价大跌买房根本不太可能,所以买房依然遥不可及,毕竟价格基数在那里摆着呢。

接着随之而来的政策便是,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最终实现人们的居住梦想。也就是说,一切的政策都将围绕房住不炒而落实,支持真正用来自住需求的人。

从政策引导来看,不一定所有人都去挤买房的独木桥,在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下,各自都有了自己的选择。

买得起也好还是买不上也罢,都不会像之前那么焦虑了。原因在于房价稳定了,不再大涨大跌,炒房者也没有了可乘之机。大家心态放平和了,没必要再纠结于房价涨跌,没必要再去跟别人抢房子。有钱人可以买豪宅,普通人可以买商品房和共有产权住房,没钱的可以租房住。每个人都有住房保障,都有住房的尊严。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大量中低收入阶层去大量买房不现实,所以需要在廉租房、保障房下更大功夫,让他们跟上城镇化。住房总体供应加大,完全市场化住房的比重会有所下降,但整体来说住房作为消费品要市场化,基本方向不要改变。

其实,我们的政策从国家高度已经强调过无数次,只是在今后的落实中应该加快加大力度。毕竟,大城市里住房问题需要解决,尤其是中低收入群体。

此外,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徐诺金表示,“房地产市场,既然承认它是市场,就要遵守市场规律,不能过度使用行政手段,既控制供求,又控制价格,这实际上会扰乱市场作用,效果可能事与愿违。如高端房子限价,实际有利于富人。”

同时,徐诺金建议,在对土地用途严格管理的前提下,按照土地红线和人口规模确定人均基本居住面积标准。标准确立后,采取“保障低端、放开高端、资助中端”的调控思路。

我认为这一点很好,“保障低端、放开高端、资助中端”,这样能够做到精准调控。尤其是,对于高端房产限价,确实利好有钱的人,并没有惠及普通百姓。当然也不是说,高端房产跟普通百姓无关。有人就说,高端的价格再高与普通百姓也无关,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完全放开高端市场,价格上涨后同样会拉动低端市场的价格。所以,即使放开,也一定要保障其不具有联动性。

实际上最理想的就是,中低端有了保障或资助后,高端市场尽情地放开,让其市场化。现在的问题就是中低端的供给跟不上,大量供给的房子老百姓根本就无力承担,可以看下,即便是共有产权的房子价格都好几万。

但非常可喜的是这两个人的建议是发表在人民日报旗下的中国经济周刊上的,也带有一定的引导性和权威性。我觉得政策方向有了,导向也有了,就是希望在落实中尽快实施。

在商品房和保障房双轨机制下,有钱人买商品房,没钱的就租房,未来租赁市场环境会越来越好,权益也会越来越大。差点钱的夹心层你不想租房也买不上商品房,也不用担心,你还可以选择共有产权住房。总之,主动选择也好还是被动接受也罢,大家都有了一个比较好的归宿。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