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活动 >

债券收益率已至历史低位,不排除反弹可能性

2月金融数据公布,2月末,M2同比增长8.8%,前值8.4%,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4个和0.8个百分点。

“2月当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8554亿元,比上年同期少1111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7202亿元,同比少增439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增加252亿元,同比多增357亿元;委托贷款减少356亿元,同比少减152亿元;信托贷款减少540亿元,同比多减503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3961亿元,同比多减858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3860亿元,同比多2985亿元;政府债券净融资1824亿元,同比少2523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449亿元,同比多330亿元。”

企业短期贷款好于上年同期,中长期贷款和票据融资均低于上年同期。2月企业新增贷款共计1.13万亿元左右,同比多增2959亿元左右。企业短期贷款2月增加6549亿元左右,同比多增5069亿元左右。中长期贷款增加4157亿元左右,同比少增970亿左右。

居民贷款总体弱于上年同期。2月居民贷款总额减少4133亿元左右,同比多减3427亿元左右。其中,居民短期贷款减少4504亿元左右,同比多减1572亿元左右。中长期贷款增加371亿元左右。

对于接下来的社融存量增速走势,政府债券方面,据新浪财经报道,2020年2月11日,财政部发布消息称,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加快地方政府债券发行使用进度,经国务院决定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近期财政部提前下达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8480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5580亿元、专项债务限额2900亿元。加上此前提前下达的专项债务1万亿元,共提前下达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18480亿元。中性假设下,2020年新增地方专项债额度在2.8万亿左右;如果赤字率上调至3%左右,对应赤字规模3.2万亿左右。

新增信贷是社融中占比最高的部分,2019年新增信贷占到新增社融的66%左右。受到疫情对需求的影响,我们分别假设2020年一季度新增信贷同比增长0%,下滑5%以及下滑10%三种情况。后三季度受到基数下降,以及疫情或缓和的影响,新增信贷同比增速有望回升。表外融资方面,表外融资规模或将同比有所改善。企业债券方面,中性假设下,使用18、19年同期企业债券净融资额均值,作为2020年每季度的估计值。权益融资方面,社融中的股票指一定时期末非金融企业通过正规金融市场进行的股票融资。19年下半年股市回暖,在乐观和中性假设下,股票净融资规模或将维持19年下半年水平。

CPI方面,2020年2月CPI同比上涨5.2%,较上月回落0.2%,环比上涨0.8%,较上月回落0.6%。

从分项来看,主要是结构性价格上涨。据“国家统计局城市司司长赵茂宏解读2020年2月份CPI和PPI数据”,

“食品价格上涨较多。2月份,食品价格环比上涨4.3%,涨幅比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0.98个百分点;同比上涨21.9%,涨幅扩大1.3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4.45个百分点。食品中,鲜活食品价格持续处于高位。薯类价格环比上涨16.0%,涨幅扩大8.3个百分点;猪肉价格环比上涨9.3%,涨幅扩大0.8个百分点;鲜菜、鲜果和水产品价格环比分别上涨9.5%、4.8%和3.0%,涨幅分别回落5.8、0.7和1.5个百分点。食品价格上涨较多的主要原因,从供给方面看,主要是各地不同程度地实施了交通运输管控措施,部分地区物流不畅;人力短缺造成物资配送难度加大,成本有所上升;部分企业和市场延期开工开市,一些产品生产和供给受到影响,难以及时满足市场需要。从需求方面看,受“居家”要求与“避险”心理等因素影响,有的居民出现囤购行为,部分地区出现抢购方便面、肉制品和速冻食品等易储食品现象,甚至波及到其他食品,助推价格上涨。2月份,鸡蛋供应充足,价格环比下降6.9%,降幅比上月扩大3.2个百分点。1—2月平均,食品价格同比上涨21.3%,涨幅比去年同期扩大20.0个百分点。

非生活必需品价格基本稳定。2月份,因疫情防控,部分商业和服务网点停止营业,一些非生活必需品的消费需求也受到抑制,供需均有收缩,价格基本稳定,部分项目价格甚至下降。工业消费品价格环比由上月上涨0.1%转为下降0.4%;同比上涨0.3%,涨幅比上月回落0.6个百分点。其中,能源类价格有所下降,汽油和柴油价格环比分别下降5.7%和6.2%,居民用煤和液化石油气价格环比分别下降1.0%和0.4%;春装上市延缓,服装价格环比下降0.3%。服务价格环比由上月上涨1.0%转为下降0.2%;同比上涨0.6%,涨幅回落0.9个百分点。其中,医疗服务价格环比微涨0.1%,飞机票、理发和宾馆住宿价格环比分别下降7.8%、2.5%和1.0%。”

“石油相关行业价格大幅度波动。2月份,国际原油市场受到较大冲击,价格大幅度下降,影响国内石油及相关行业价格环比由涨转降。其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由上月上涨4.3%转为下降11.0%,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价格由上涨1.8%转为下降4.4%,下游的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化学纤维制造、橡胶和塑料制品制造等行业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从同比看,上述行业价格也都有所下降,降幅在0.4%—10.7%之间,合计影响PPI下降约0.44个百分点,是PPI同比由涨转降的主要原因。”

第一,猪肉价格难有大幅上行,同比难以大幅上行。自2019年10月猪肉供需情况改善后,22省市生猪价格已从高位有所回落,目前猪肉供需情况已有所改善,并且,从价格同比效应来看,由于猪肉去年基数较高,未来猪肉CPI同比下行压力加大,对CPI同比形成拖累。

第二、原油价格同比预计维持低位。根据2001年至2019年布伦特原油价格同比对PPI同比的回归结果来看,原油价格同比每下跌1%,将影响PPI同比下降0.11%左右。近期,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考虑到基数效应,预计后续原油价格同比大概率仍将维持低位。

上周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很大,VIX指数3月12日上涨至75.5,创下“次贷危机”以来最高水平。股市方面,3月9日至3月13日,中国股市跌幅全球最少,上证综指、创业板指、沪深300、上证50分别下跌4.85%左右、7.4%左右、5.88%左右和5.6%左右。日韩泰国等国股指分别下跌15.9%左右、13.2%左右和18.2%左右。美欧股市跌幅较大,标普500和德国DAX指数分别下跌8.8%左右和20%左右。

债市方面,美国1年期国债收益率与上周末变化不大,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行20bp左右,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行8bp左右,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行8.2bp左右。

商品方面,大宗商品上周表现分化。3月9日至3月13日,WTI原油期货结算价下跌23.1%左右,COMEX黄金结算价下跌9.3%;3月9日至3月13日,南华综合指数、螺纹钢和阴极铜价格分别下跌4.04%左右,上涨1.8%左右,下跌4.03%左右。

据金融界报道,“纽约联储周四(3月12日)表示,本周将推出1.5万亿美元的新回购操作,并开始购买一系列各年期美债,作为每月购债操作的一部分。

美联储周四将进行5000亿美元的三个月期回购操作。周五将再进行5000亿美元一个月期回购和5000亿美元三个月期回购操作。

这是美联储本周第三次宣布大幅增加回购支持,表明在市场开始显现压力迹象之际,美联储正采取激烈措施向银行体系注入更多流动性。

美联储还对其每月购买的国库券到期期限进行了显著调整以增加储备。从周五开始,美联储将购买一系列各年期美债,与其负债表中未到期的美债相匹配,购债范围包括短期附息国债、国库券、通膨保值国债和浮动利率国债。”

根据报道,欧洲中央银行12日召开货币政策会议,决定维持欧元区主导利率不变,同时采取一揽子措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介绍,在6月份进行新一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前,欧洲央行将实施更多临时性长期再融资操作,向欧元区金融系统注入流动性。同时,欧洲央行将为2020年6月至2021年6月实施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提供更优惠的条件,包括更低的利率,支持欧元区银行向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部门提供贷款,特别是中小企业。

欧洲央行还决定今年年底前额外增加1200亿欧元资产购买计划,重点确保私人部门债券购买,旨在不确定性加剧时为实体部门提供有利融资条件。

根据新浪财经报道,当地时间3月10日,英格兰银行(央行)三个政策委员会同时宣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紧急方案。货币政策委员会(MPC)投票一致通过将银行利率降低50个基点至0.25%的决议。同时,维持央行储备对非金融投资级公司债券100亿英镑的购买规模,以及对英国政府债券4350亿英镑的购买规模。此外,货币政策委员会决定引入新的定期融资计划(TFSME),通过央行储备为中小企业提供额外资金支持。TFSME将在未来12个月内以等于或非常接近基础基准利率的水平,为银行体系提供4年期资金支持,规模至少相当于5%的实体经济贷款存量(1000亿英镑)。

金融政策委员会(FPC)决定立即将英国逆周期资本缓冲率削减至银行对贷款需求方风险敞口的0%,并持续至少12个月。此前,逆周期资本缓冲率为1%,FPC原计划在2020年12月份将其提升至2%。该举措将为企业再提供高达1900亿英镑的银行贷款。同时,英格兰银行审慎监管委员会发布相关监管指南,确定支持货币政策委员会和金融政策委员会行动的监管预期。

3月11日,根据Wind资讯,日本央行继续以目前的速度保持购买ETF,规模为1000亿日元/日,至少到3月31日财年结束,以支持股市。

近期,国内和海外的债券收益率都已经下行至历史低点,全球权益市场之前下跌幅度也较大,虽然风险偏好大幅抬升概率不高,但是在不断的政策刺激情况下,不排除利率反弹的可能性。

×

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